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老车故事 > 正文
经典神VAN-德国、法国经典面包车回顾
2014年10月17日 老车故事 ⁄ 共 6478字 经典神VAN-德国、法国经典面包车回顾已关闭评论 ⁄ 被围观 5,251 views+

1952_VW_Barndoor_brown_back

不灭的经典神VAN-大众T型车

VAN中文翻译为面包车,三个字的比喻句,形象生动阐述明确,比“盒子车”好听多了。如今只有在搬家或者出去玩时候或许才能听到这三个字了。汽车的发展也顺应这纷繁世界的需求而变的一专多能。面包车已经成为了一种元素而出现在汽车的设计里,而并非独立的存在。而像MPV这样的跨界只能算一种顺应时代的妥协,是取代不了经典的。回过头我们会发现面包车也曾作为一代明星活跃在舞台上,记录下一段过往和曾经。

提到德国的面包车,就算怎么绕也不能绕过那辆“神车”,没错它就是看上去傻憨的大众T型车。Valkswagen汽车集团,不知是谁赋予了它“大众”的中文名称。不是这两个字有多好听,其实无论是英文还是中文都体现了这个公司的造车的理念即老百姓的车,按照咱们的说法就是接地气儿!这或许也是大众能够成功的一个秘诀,布加迪、兰博基尼以及保时捷等对于大众集团来说就如将军胸口的军功章一样。提到大众历史上的经典车型,传了7代的高尔夫、中国人熟知的帕萨特、捷达等等一个接一个的进入脑海。

但不好意思,这些车在甲壳虫和T1两面旗帜面前只能算小字辈,谁让人家的代号是Type 1和Type 2呢!这两个代号就是大众汽车的头两款车。不要把T2的概念弄错,T2其实是Type 2的第二代车型。T型车也成为了箱式多功能汽车的鼻祖,这个T就是在第四代上出现的Transporter,这也是它真正的名字。而Microbus、 Pick up、Samba bus都是因为不同的用途而赋予T1不同的名字,并不是这款车的真名。其中Kombi(容易拆座椅的厢式客货两用车)成为了很多地方称呼这款车的称呼。在市场上,T型车因为全新的理念而受到了很大一批拥趸的追捧。中国的消费者或许对T1到T4都不甚了解。或许大家会好奇一个面包车有什么可追捧的,它又没有跑车的性能,轿车的线条、卡车的装载力?或许这个答案要翻回头去找。

上世纪40年代,二战刚刚结束。在炮火过后的废墟中德国人开始了重建家园。T型车简单的构造、合理的价格以及不错的装载能力正好顺应了这一潮流。再加上欧洲人喜欢开车旅行的习惯,T型车就成了他们不二的选择。而这款大众内部代号二号的面包车的由来更是一段佳话。最早提出Transporter这个概念的人是荷兰商人Ben Pon。1947年4月23日,Ben Pon来到德国棉登市准备采购货品。当他在大众汽车厂内看到场内一部运输平板车时,来了灵感。他认为应该由此平板车为基础,推出一款封闭结构的运输车型, 来满足二战后欧洲重建的需要。于是他拿出笔记本,绘制了一个椭圆形的车,看起来像一大块面包,下面安上四个车轮;驾驶室位于前轮上方,中部巨大空间供于装载,引擎及传动设备放置于最后端。当时该想法并没有得到对方过多关注,但对方还是答应Ben Pon将该设计概念上交总部。

Ben Pon并没有对那张粗糙的设计图抱有多大的希望。但不曾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一年后Ben Pon收到大众汽车的信件,信中表示当时时任大众汽车CEO的Heinz Nordhoff和技术部经理Alfred Haesner对该车型有很大兴趣,并在信中表明已进入研发阶段,选择了“甲虫车”系列作为基础平台研发。通过将原型的不断完善,其具有了更低的风阻系数、更佳的操控性和耐用度。仅仅两年的时间,也就是1950年,几经改进的原型车就进入了量产阶段。

这款被称为T1的大众面包车就这么诞生了,它的设计融合了很多圆形的元素。大灯、转向灯以及和比现在大众logo大了很多倍的VW圆形标志组成了它憨态可 掬但又很经典的造型。这些都不是人们能够T1的理由,它的过目不忘是双色车身。从车头的用镀铬条做的V字领,这条线一直向后延伸形成了这款面包车的腰线, 上下不同颜色成为了一种符号开启了这款车的神路。为了保证支撑力,T1的车窗是一个个小窗户组成的,并且环绕整个车身以保证了车内的明亮度。德国处在欧洲中部经常下雨,在天晴时候明亮的车内光线保证让出去旅行的一家人有好的心情。

车内非常实用的内饰布局迎合了战后德国家庭在用车方面的很多需求。合理的售价也顺应了战后德国经济复苏的市场环境。一切的一切为这款车的日后封神埋下了伏笔。于是1950年3月,这款与甲壳虫共用底盘的“大面包”在德国沃尔夫斯堡走下了大众汽车的生产线,开启了量产的新篇章。为了能尽善尽美,大众曾经尝试单块曲线的前风挡,并能手动摇控升降的现代设计理念。但最终都由于成本过高而不得不放弃,折中采用了推拉式的设计。与现代相反,塑料的加工成本要远高于金属,所以T1应用了尽可能多的镀铬金属件,例如整个仪表盘是整块金属冲压而成,与车身连为一体。大众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出于控制成本考虑的设计工艺反而在几十年过后成为了T1经典、耐看、有品味的加分元素。

动力总成方面,T1也采用了甲壳虫的后置后驱的设计。1.1升四缸自然吸气发动机采用风冷式降温,输出19千瓦也与甲壳虫相同。四轮鼓式刹车因为车体和车 重的增加而采用了更大的尺寸。为了能让个头更大的T1加速更快,工程师又为T1的两条传动轴外侧加了减速齿轮箱以求减少动力损耗。悬挂系统采用了非常先进的独立结构,德国人的细心、精细工艺在这款车看不到的地方体现的淋漓尽致。

T1作为大众面包车的鼻祖在生产线上度过了近20个岁月。1967年7月,大众T1在西德汉诺威工厂正式停产,总产量接近200万辆。巴西地区的大众T1 持续生产到1975年,具体产量不详。经历过好几次改款,其中1955年和1963年的改款变化较为明显。1953年前只有一款1.1升24.5马力的引擎。翌年全部升级为1.2升,马力提升到30匹,1959年再次提升到1.2升34匹马力。1963年的改款中,车身载重从750Kg升级到1000Kg,原有的1.2升的引擎全部淘汰,取而代之的是一款42马力的1.5升引擎,刹车鼓也增加了尺寸,1965年开始装备双管液压刹车系统,动力升级为1.5升44马力。其中1959年的1.2升发动机因为故障频繁被召回,所以稀少的数量,让这具发动机成为车藏家珍贵的藏品。

外形的细节上,1960年以前的大众T1并没有装配传统的转向灯,转向时通过位于B柱的一个灯光条摆动来提示,当时的甲壳虫也装备了同样的装置。1960年开始在车身前后装备小圆锥形的转向灯,1963年再次修改。大众T1的成功不仅仅是填补了汽车市场车型上的空白,更是把多功能多用途的理念第一次带到人们眼前,开辟了一个崭新的领域。在欧洲完善的宿营系统中,T型车可谓如鱼得水。人们可以自由的开着它去想去的地方享受自己的假期。娱乐、餐饮、宿营、运输、休假诸多元素被融合在了一起,让一家人有一个移动的享乐空间, 这种伟大的概念突破了轿车的束缚,也就难怪T1成为了面包车中一款神车。一个大“面包”,延展的空间T给了用户太多的改造空间。其中T1、T2、T3都和 著名的宿营房车公司Westfalia合作研发了宿营版的房车、赛车场上的保障车、California版代表的冲浪版等等。

T2作为老大哥T1的改良版于1967年推出。车身外形只是稍作改动,保持了双色的设计。在细节处稍加改动,例如挡风玻璃为一整幅设计,中间没有直梁。而除了车身较前一任较重外,其引擎体积也较大,如容缸已有1.6升。而T1则只有1.1-1.5升。T2于1967年8月在德国率先投入生产。其后陆续在美国、巴西、墨西哥等地投产。

尽管德国工厂已于1979年完成最后一部T2的生产,而在南美的巴西,T2一直坚持生产道2013年8月。为了纪念这款经典的面包车,大众在巴西推出了限量600辆的“Last Edition”的Kombi T2车型,其中最后一辆被位于汉诺威的大众商务车博物馆永久收藏。白蓝的配色和白色的轮毂带给大众T型车迷们的是无限的伤感。56年近155万辆创造了不可复制的辉煌。

作为它的替代,1979年大众T3正式面世。它的特点在车身设计使用的平直线条、棱角和机械和舒适度的大幅度提升。具有70年代汽车的特点,一代和二代的 双色车身设计被取消了。大面包的造型因为前风挡的倾斜而从可爱变得严谨。转向灯和后尾灯更靠近保险杠。在发动机技术上,T3保持了后置发动机的布局,也是 当时德国大众汽车厂唯一一款后置发动机车型。水冷发动机第一次出现在了T型车上,2.6升的T3首次突破了100马力。T3的销路发展到了南亚的印尼和非洲,结实可靠的品质让大家津津乐道。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空军选择了T3作为地勤保障车。而保时捷也基于T3打造了B32赛事保障车,搭载了3.2升保时捷水平对置发动机。此车用于大名鼎鼎的959赛事保障。这款车成为了车藏家爱不释手的宝贝。T3的德国本土生产延续到1996年,而南非的生产线一直到 2002年才宣布停产。

一转眼,大众面包车陪着全世界人民走过了一甲子的光阴。一甲子对于一个人来说可能犯过错,也经历过辉煌,头发白了,青春不再。回过头来看T1那憨态可掬的 脸,你会发现这款面包车一直是这么朴实、勤恳,从来无怨无悔。事实也证明只有踏实考虑消费者需求,用心去造出来的汽车才能有资格成为经典,甚至是传奇。大 众T型车就是汽车界的一个传奇。

命运多舛的神VAN 雪铁龙“猪鼻子”

命运有时候不止捉弄的是人,有时候也捉弄车。有些车就算很经典,口碑很好也会因为生不逢时而在时间的敲打中被人遗忘。比如说大众的T1成功定义了面包车。 而它的成功好像黑夜中射出的一道光芒,让之前的面包车踪影全无。而其中有一款法国“猪鼻子”给大家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如此另类的设计却又很实用。在世界的舞台它输给了大众T1,但在法国的舞台上它是永远的明星-雪铁龙TUC-H。

法国给世界留下的印象和他们的标志高卢雄鸡一样,是骄傲的!当然法国的各种产品从协和客机、戴高乐航母到汽车的设计都与众不同。在他们的三大汽车品牌中, 那个由双人字型齿轮得到灵感的雪铁龙一直是车迷眼中最另类的法国汽车。挂着双人标志的面包车当然也不该走寻常路。宝马的“双肾”营造出来的猪鼻子简直不能和它那可爱的“猪鼻子”同日而语。

和大众面包车后置后驱为起点后面再转成前置前驱不一样,雪铁龙的起始就是前置前驱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面包车的模样。所以严格来说,来自法国雪铁龙的 TUB(Traction Utilitaire Basse or Traction Utilitaire type B)以及TUC(Type C) H型面包车是这个领域真正的鼻祖。TUB的到来要追溯到雪铁龙的转折,1934年梦想着建造自己汽车王国的安德烈·雪铁龙因为太追求完美而导致了雪铁龙公司的财政危机,万般无奈之下求助了著名的轮胎厂商米其林,于是务实高质量的民用车成为了雪铁龙汽车公司的造车理念。而前任国王因为失去了毕生的梦想而失去了灵魂最终早早离开了这个世界。

TUB就诞生在米其林介入后的1936年,所以务实也理所应当的成为了TUB的标签。事实上早在这辆车研发之前,雪铁龙就做了市场调查,发现人们对于轻量面包车有着很大的需求很大。这种厢式载货车因为家用目的,所以并不要求能于是TUB就在如此的背景下被设计出来。TUB面包车衍生自“Traction Avant”乘用车的轻型厢式商用车。与T1相似的是,TUB采用了很多同时代轿车上的零件和制造技术,这样做大大的节省了制造成本。

在机械方面,TUB直接使用了9CV上的1.6升35马力引擎、3速手动变速箱、齿条式转向机、液压刹车系统以及调整过减震悬挂组件。TUB的额定装载重 量达到了850公斤,比预期的800公斤还要理想。TUB猪鼻子的由来也是因为人性化务实的设计理念,为了能让驾驶舱和发动机,它们统一被安排在了车头。 这样设计的好处就是后排留出的空间更加完整,能装载更多的货物。当然这也成为了它为什么比别的车多个鼻子的原因。在那个独立大发动机罩盛行的老爷车年代, 汽车设计师的思维也理所当然的被固定了。他们当然想不到前脸的整体延展。当然TUB的发动机不大,导致它车前突出的“小鼻子”也不算大。当然它的名气也就不那么大。

朴实的外表,又大又窄的轮胎,方方的车体,溃缩式驾驶舱,加上现在看起来很萌的车灯和未发育成型的猪鼻子。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它甚至不输给后来10年的T1。从设计的角度来说,车内地板仅高出水平面42公分,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身高170左右的人不用扶可以很轻松的爬上车。车后侧面装有篷布帘和窗口; 安装了侧滑门。二战前这款车深受商人们的垂青。TUB为雪铁龙打开了企业和手工艺者的市场,并就此拉开了雪铁龙跻身轻型商用车的帷幕。

但命运并没有眷顾这款可爱的“小猪鼻子”。发售价仅仅26000法郎,人性化的设计,过硬的品质都没能阻挡战争对汽车市场的摧残。1939年到1941 年,TUB面包车仅仅生产了1740辆就因为法国的败亡而被迫停产。这款对于雪铁龙来说意义重大的轻型面包车因为这场大战而变得默默无闻。然而是金子早晚都要发光,战争的不可抗因素不能阻挡人们对于面包车的需求,相反的是战后的人们需要这样一款面包车帮助重新建立家园。这就是为T1的大卖特卖而埋下了伏笔。同样是战争、同样也是面包车,前后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作为汽车制造商,对市场敏感的嗅觉是必备的因素。就像战士对枪支、厨师对食材的感觉是一样的。TUB的失败带来的尘雾不能掩埋雪铁龙继续研发这种有潜力的未来车型。H型面包车就这样开始了它的征程。其实早在1943年,雪铁龙就意图展开对新款面包车的研发。但当时法国控制在德军铁蹄下,该计划不得已被拖 后。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946年荷兰人Ben Pon的造访直接造就了T1,于是1947年成为了面包车一生最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大众T1和雪铁龙H型面包车全部设计完成,车身长度居然惊人的相似都是4米2。但结局依然是匪夷所思。

雪铁龙在战争期间已经准备好一切新面包车研发的基础,这也是战争刚刚结束没多久,H型面包车就完成了研发工作的原因。而新的设计改变了不少TUB身上的缺 点,其中有一点比较致命。TUB在空载时候由于前置前驱导致车身前倾十分严重,既影响美观又影响货物、人员从后面上车。但雪铁龙是固执的,他们在新车的设计上依然沿用了前置前驱的动力布局。为了解决前倾的问题,雪铁龙适当加强了前减震的强度。引擎更加的突出,让新的H型面包车成了撒谎后的皮诺曹,“猪鼻子”的外号也就一下子叫开了。

新款的H型面包车虽然长度只有4260mm,但在高度和宽度上要大出竞争选手很多,宽度达到了1990mm,高度更是直接加到了2300mm。要知道大众 T1只有1720mm宽,高也将将超过2米。尺寸的变化决定了用途的不同,大众更小更灵活适用于家庭,和诸多野营厂家的合作,让T1变成了一种文化。而更 大尺寸的H型面包车成为了政府、工厂、公司的爱车。H型面包车分为很多型号,其中HY作为最中庸的型号卖的最多,为大家所熟知。后来的HX运载量较 小,HZ和HW则相反拥有更大的运输能力。后期出过的长轴版(LWB),车身长度达到了5.24米。

因为坚固耐用,H型面包车一度扩大产量,除本土外,西班牙也设有分厂负责组装这款猪鼻子面包车。截止到1969年停产,可爱的H型面包车比它的对手大众 T1多了三年生命。总共生产47万3千289台。尽管比T1的念头长,但T1总共196万多的产量彻底打的雪铁龙“猪鼻子”直流血。相比T1的可爱圆润车身和双色设计,大块头的H型面包车倒是显得有点像德国车了,死板、严肃还有方正。人们至今还总在强调理性消费,但大家强调的事往往是因为我们犯了错误。理性总是不敌感性。

从TUB到Tubik,1939到2011的72年历史,不断的探索,进步。失败中吸取经验,雪铁龙可爱的“猪鼻子”陪伴着一代代人成长,尽管没有大众 Transporter系列有名气,卖的也没有那么好。雪铁龙用法国人坚韧不屈的精神证明了他们的造车能力。“猪鼻子”面包车也用它特立独行的外观抓住了不少人的眼球。从这个角度来说,TUB所开创的雪铁龙面包车系列可以算的上名副其实的“神Van”,只不过大众引领的是一种文化,而雪铁龙更多的是一面精神的旗帜。

抱歉!评论已关闭.

×